股市行情分析软件
<<返回首页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一代风流

彭德怀元帅的军事谋略
来源:《党史博览》2014年第7期  作者:夏明星 彭喜峰  点击次数:2380
      作为人民军队的一员名将,彭德怀亲历过20世纪中国的各种军事斗争,他的军旅生涯简直就是开国将帅们探索、追求、奋进的一面镜子:1916年3月,投身湘军一干近10年,出没于军阀混战的硝烟中;1926年7月,所在湘军部队被?#35851;?#20026;国民革命军,浴血在北伐战争的烽火里;1928年4?#24405;?#20837;中国共产党,7?#30053;?#28246;南平江发动武装起义任红五军军长,逐步成长为红一方面军司令员;1937年9月以后,作为八路军首脑人物之一,在华北大地与日军周旋多年;1947年3月,出任西北野战兵团统帅,操劳西北解放战事;1950年10月、12月,先后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、中朝联军司令员兼政委,率军经血战大败美军领衔的“联合国军?#20445;?952年7月,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,襄助中枢决胜台湾海峡。
       在漫长的军旅生涯中,在和国内外各种对手的较量中,彭德怀从旧军队中的普通一兵成长为一位开国元帅。在横戈马上、襄助中枢的历程中,他展现出了令人叹服的军事谋略。


■围城打援,一举两得■

      “围魏?#26085;浴保?#26159;“三十六计”中的第二计。对于这段典故,彭德怀并不陌生。后世“围城打援”的战法也当由这里起源。
       在南征北战的岁月中,彭德怀极善“围城打援?#20445;?#20197;求既攻城克坚,又歼灭敌方援兵,一举两得。
      1948年1月初,在西北野战军司令部讨论战略进攻方向时,彭德怀提出转入外线作战,南出陕中:“我们是打宜川,调洛川(敌人);歼灭刘戡,收复延安。”宜川东依黄河,西连洛川、鄜县(今富县),是陕东战略要地,胡宗南视之为关中屏障,在这里设有兵站,由整编第七十六师一部(第二十四旅)防守。延安?#21592;?#25932;占,由整编第十七师两个旅驻守;在延安、宜川之间,整编二十九军军长刘戡?#23500;?#20004;个整编师集结于洛川一带地区机动,?#21592;?#21271;援延安,东援宜川,阻止西北野战军南下,企图实现其所谓“监视三面”的目的。1月?#31069;?#24429;德怀在米脂县吕家沟召开野战军旅以上干部会议。会议确定进行宜川战役:以一部兵力猛攻宜川,调动洛川等处敌军来援;先集中兵力在运动中歼灭援敌,然后再夺城。为确保援敌欲罢不能和打援成功,他明确提出:“在战术上,攻城部队应积极动作,但勿急克,逼敌驰援;打援部队应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,速战速决。”
       在部署攻打宜川的同时,彭德怀即着手进行打援的?#24613;浮?#20182;依据侦察的材料,分析敌军从洛川等地增援宜川,可能走三条路线:一是经瓦子街到宜川。这是条公路,便于大部队机动,距离近,增援快,可迅速解宜川之围,但有遭野战军伏击的顾虑。二是经石堡(黄龙)到宜川。虽也是一条公路,但路况差、距离远,不利于速援。三是沿第一条道路?#21592;?#30340;进士庙梁到宜川。这是条山间小路,地形复杂,重武器不易通过。
       彭德怀在野战军司令部分析?#35828;?#20154;的行军路线。他深知胡宗南志大才疏,非常肯定地说:“根据敌军过去的作战行动规律,刘戡从自身的安危出发,是会走小路的。但?#26053;?#20196;的是胡宗南,不是刘戡。……此人又主观成性,对下骄横,必然命令刘戡经第一条道路驰援。”
       宜川城地势?#31449;?#22810;悬崖绝壁,不?#30528;实恰?#22478;西是外七郎山,与内七郎?#36739;?#36830;,?#24576;?#22681;与壕沟隔断。正北是老虎山,西北是太子山,东南是凤翅山,都高达百?#31069;?#24418;成天?#40644;?#38556;,是个易守难攻之地。此前,胡宗南视察宜川时,曾狂妄地对刘戡说:“要打两个仗,一面坚守宜川,共军攻城就消灭它一部,援军出动在外线再消灭它一部。”胡宗南的狂妄计划,与彭德怀的“围城打援”正好针锋相?#28020;?br />        2月24日,西北野战军攻城部队完成对宜川城的包围;27日,占领了宜川外围主要据点,就等敌军来援。一切?#24576;?#24429;德怀意料,胡宗南接到宜川守?#26143;?#25588;信号,火速下令刘戡?#23500;?#20004;个整编师即日前往解围。刘戡接到命令后,连会都没有来得及召开,就下达出发命令,27日进到瓦子街地区。28日凌晨4时,彭德怀等下令:决于明日拂晓发起总攻,歼灭来援之敌。激战至3月1日下午4时,西北野战军占领了公路两侧全部阵地,国民党军两个整编师全部被歼,刘戡走投无路自杀。
       3月2日,西北野战军对宜川守敌发起总攻。3日?#34900;?时,全歼宜川守敌第二十四旅,旅长张汉初被俘。至此,宜川、瓦子街战役胜利结束,歼灭胡宗南集团共2.9万多人。接到大捷战报,毛泽东欣慰不已:“在西北战场上,这是第一个大胜仗。”“这次胜利?#35851;?#20102;西北的形势,并将影响中原的形势。”3月13日,蒋介石给胡宗南的“手启电”则悲叹:“宜川丧师,不仅为国军剿匪最大之挫折,而其为无意义之牺牲,良将阵亡,全军覆没,悼痛悲哀,情何以堪!”


■声东击西,欺敌误敌■

      “声东击西?#20445;?#26159;“三十六计”中的第六计。作为军事大家,毛泽东深谙“声东击西”之妙:“我们可以人工地造成敌军的过失,例如孙子所谓‘示形’之类(示形于东而击于西,即所谓‘声东击西’)。”“错觉是什么呢?‘八公山上,草木?#21592;?#26159;错觉之一例。‘声东击西’,是造成敌人错觉之一法。在优越的民众条件具备,足以封锁消息时,采用各种欺骗敌人的方法,常能有效地陷敌于判断错误和行动错误的苦?#24120;?#22240;而丧失其优势和主动。”
       在长期的军事实践中,彭德怀常能“声东击西?#20445;?#25104;功地欺敌、误敌。
       1928年8月20日,根据中共湖南省委的指示,彭德怀?#23500;?#30001;平江起义武装组成的红五军南下井冈山,?#24613;?#19982;朱德、毛泽东?#23500;?#30340;红四军取得联系。9月初,红五军南下江西万载地区受挫,遂折回平江与江西铜鼓、修水三角地区休整。考虑到周边敌人严密防备红五军南下,彭德怀决定“采用声东击西、欲南先北的策略,?#21592;?#20986;敌不意,再上井冈山”。于是,他?#23500;?#32418;五军主力突然北上,在湖北通城、通山、九宫山一带活动,沿途消灭了多股民团、警察,捣毁国民党县区政府,向群众散发没收的财物,不但扩大了红五军的影响,还给敌人留下了“落地生根”的印象。红五军在湖北“大闹天宫?#20445;?#27743;西军阀乐得隔岸观火,自然放松了戒备。
       一个月后,彭德怀?#23500;?#32418;五军突然隐?#25991;?#19979;,从九宫山经修水返回平江,再取道湖南浏阳到铜鼓。江西军阀没有想到,红五军这么快就南下。红五军一路势如破竹,于11月17日攻?#32426;?#36733;。11月下旬,在江西莲花县城北大山脚下,红五军与红四军接上头,成功实现了上井冈山的愿望,汇入了中国革命的洪流。
        1951年4月28日,抗美援朝第五次战役已进行了6天,战场东、西?#36739;?#36827;?#20849;?#19968;:担负战役牵制任务的东线(由朝鲜人民军组织)进?#20849;?#22823;,西线(由志愿军为主组织,分为左翼、中路、右翼)右翼集团向南前进了50多公里,解放了“三八线”以南的开城等地,从而使整个战线形成了由西南逐渐向东北?#30001;?#30340;一条斜线态势,造成了东线战场三个南朝鲜师左侧翼暴露。这时,彭德怀判断:西线战场上,顾虑到国?#35270;?#21709;,美军主力会死守南朝鲜首都汉城,诱志愿军攻坚予以重大杀伤;相反,东线战场上,三个南朝鲜师勉强支撑,战斗力比?#20808;酰?#20013;朝联军有歼敌机会。于是,彭德怀果断作出决策:西线战场左翼、中路兵力向东线转移,求歼三个南朝鲜师。由于担心敌人发觉西线志愿军重兵东移,他精心导演了?#24576;?#22909;戏:西线右翼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在汉城以东、汉江上游实施渡江佯动,朝鲜人民军第一军团在汉城以西、汉江下游实施渡江佯动,确保东移的志愿军第三、第九兵团与朝鲜人民军第三、第五军团聚歼三个南朝鲜师。
      “中朝联军在东线发起进攻后,部署在西线的第十九兵团三个军?#32479;?#40092;人民军第一军团,于5月16日夜以一部兵力在汉城方向和汉江下游实施佯攻,对敌军阵地进行攻击。中朝联军伪装成迂回汉城?#25237;?#27721;江南进的姿态,以迷惑牵制敌人。这是彭德怀预先部署的方案,果然奏效。当人民军第一军团派出一部兵力在汉城以西渡江时,‘联合国军’十分慌乱,立刻调动兵力迎战,确?#24403;?#20154;民军向汉城佯动所迷惑。敌人连声惊呼:‘汉城正面临着第三次危机。’人民军的佯动有力地配合了东线中朝联军的作战行动。”结果,东线战场取得大捷:“中朝联军密切配合,17日?#34900;?#21363;将南朝鲜军第三师和第九师退路切断……惊慌万状的敌军混乱一团,迅速溃散,企图向东南方向突围逃窜,但此时退路已被切断。中朝联军密切配合,并肩作战,?#21592;?#22260;之敌发起猛烈攻击。19日,将南朝鲜军第三、第九师两个师大部歼灭,并缴获了该两师的全部重装备,共歼敌17000余人。”


■抛砖引玉,后发制人■

       “抛砖引玉?#20445;?#26159;“三十六计”中的第十七计。这一计重在诱敌深入,后发制人,因此要非常重视“诱敌之法”。诱敌的手段有很多,但最妙的手段,不是“?#20260;啤保?#32780;是“类同?#20445;?#20197;加深敌人的困惑。所谓“?#20260;啤保?#23601;是故意使旌旗参差不齐、金鼓音调?#21191;遙?#35825;使敌人以为我方士气低落,大胆前来对阵。由于这种假象可以随意制造出来,所以是“?#20260;啤薄?#25152;谓“类同?#20445;?#23601;是以遗弃?#20808;?#20260;兵、?#35206;?#36750;重,?#20113;?#20026;饵,诱使敌人以为我方溃?#24576;?#20891;,大胆前来对阵。由于遗弃?#20808;?#20260;兵、?#35206;?#36750;重为军中重罪,只有真正败退之敌才会出现这种现象,所以是“类同”。
      在调动强敌创造?#20132;?#20013;,彭德怀善于“抛砖引玉?#20445;?#20197;收后发制人之功。
       1947年4月下旬,蒋介石得到西北野战军在吴堡、葭县(今佳县)、绥德附近活动的“情报”后,遂命令占领延安的胡宗南部迅速北进,命令驻防榆林的邓宝珊部南?#26053;?#33026;、葭县策应,企图将西北野战军围歼,或逼其东渡黄河。胡宗南除派一个旅加强蟠龙镇的守备外,其余九个旅兵分两路北上。
       此时,西北野战军正隐蔽待机于蟠龙附近。为夺取敌人的物资,同时锻炼西北野战军的攻坚能力,彭德怀决定攻打蟠龙。为进一步迷惑敌人,把敌人主力调远,彭德怀采取的正是“抛砖引玉”之计。他主动“投?#20852;?#22909;?#20445;?#20197;第三五九旅一部配合绥德军分区两个警备团,由郭鹏?#23500;櫻?#20551;扮主力向?#32972;?#36864;,节节抗击敌人。同时,野战军司令部给他们配备了一部电台和相应的报务、译电人员。他们一路不断收报、发报,以迷惑敌人的电台测向。遵照彭德怀的指示,他们故意在沿途丢弃一些部队的臂章、旧鞋袜和衣物,制造假象,诱敌加快北上。为不露?#26222;溃?#26377;一次当郭鹏向野战军司令部汇报当日战况及到达位置时,彭德怀特意电告:“臂章、符号、鞋袜等物不要丢得太多,多了反而会引起敌人怀疑。因为敌人不是傻瓜。”
       郭鹏所部用成功假扮主力的“类同”之法引诱胡宗南部,成功地吸引?#35828;?#20061;个旅的兵力向北疾进。这时,彭德怀率领西北野战军司令部机关,驻扎在同敌人仅隔几个山头的新庄(小山村名)。当胡宗南部刚刚过去,他就从炕上一跃而下,说:“‘大路朝天,各走一边!’敌人向北,我们向南,各走各的路,各办各的事噢!”命令队伍立即向蟠龙进发。5月2日晚,就在胡宗南部占领绥德并大吹大擂之时,西北野战军打响了蟠龙攻坚战,全歼守敌,胡宗南挨?#35828;?#22836;一棒!
       1950年11月5日,抗美援朝第一次战役胜利结束。中朝军队把“联合国军”从鸭?#25506;?#36793;赶到了清川江以南,粉碎了麦克阿瑟企图在感恩节(11月23日)前占领全朝鲜的狂妄计划。6日,麦克阿瑟下令“联合国军”以部分兵力开始试探性进攻,并向全世界放出豪言:要在圣诞节前结束朝鲜战争。7日夜,面对?#25856;谱?#22791;敌人的攻势,彭德怀主持召开志愿军党委会,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的意见,应先避其锐气,部队向后撤退30公里左右,目的是故意?#25937;酰?#36855;惑敌人,采取边打边退,诱敌深入,分散敌人,寻机歼敌,在运动中消灭敌人,这也是我军以劣?#35889;?#22791;战胜?#25856;谱?#22791;之敌的优良的战斗作风。”
       于是,志愿军前线部队依计行事,以部分兵力节节抗击,主力向后转移,并作出“力战不支”的假象:在西线战场,放弃德川、飞虎山、博川一线要地,把敌人引过大同江;在东线战场,放弃第一次战役中曾重创过敌人的黄草岭,把敌人引到长津湖畔。在诱敌阶段,根据彭德怀指示,志愿军一线部队佯装“怯战败退?#20445;背?#20013;故意在道路上丢弃一些枪支、器材。志愿军这些好像?#32610;?#36133;”的“类同”之法,促使麦克阿瑟狂妄地作出判断:志愿军“最多?#24576;?#36807;六七万人,不是一个不可侮的?#23631;Α薄?#20110;是,“联合国军”大胆北进,于25日全部进至彭德怀预设的战场。25日黄昏、27日黄昏,西线、东线相继发起猛烈反击,鏖战到12月24日战役结束,共歼敌3.6万余人,其中美军2.4万余人,基?#26087;?#25197;转了朝鲜战局。


■走为上,全师破敌■

      “走为上?#20445;?#26159;“三十六计”中的最后一计。这一计重在“全师避敌?#20445;?#21363;在不利的形势下,应该主动避开强敌,先求立于不败之地,再根据当面敌情决定攻守。
      在与优势敌人交兵时,彭德怀总能全局在胸,敢采“走为上”之策,化攻为守,以求全师破敌。
      1950年12月31日下午5时,中朝联军30多万人发起第三次战役。在中朝联军的猛烈攻势下,10多万“联合国军”?#23548;?#22312;汉江北岸背水作战,生?#30053;?#38519;于被歼之命运,遂于1951年1月2日开始全线撤退。20世纪70年代,南朝鲜出版的相关图书,对美、英等国军队的溃退作了淋漓尽致的描述:“联合国军士兵?#25317;?#25152;有重炮、机关?#27807;?#25903;援火器,?#37070;峡?#36710;向南疾驰。车上的人?#36820;?#31616;直连个小孩子都不能再?#39134;先?#20102;,甚至携带步枪的人也寥?#20219;?#20960;。他们只有一个念头:?#28079;强?#24597;的敌人甩掉几英里!拼命跑呀!控制不住的‘后退狂’迅速蔓延开了。”
       这次战役,中朝联军在冰天雪地里忍饥挨?#24120;?#36830;续8昼夜追击,向南推进了80~110公里,将战线推进到“三七线?#22791;?#36817;,并于1951年1月4日占领南朝鲜首都汉城。
        1月5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头条用大字标题刊载消息《朝中军队发起新攻势,光?#26149;?#22478;向南疾进!》。
       1月7日,《人民日报》头版头条刊登了《全国各地人民欢庆汉?#22681;?#25918;》的报道。
      此时,在中朝两军内部一些人中,轻?#20852;?#32988;的思想在迅速滋长,一些人兴高采烈地议论“美军要速逃,美军要撤退?#20445;?#30001;北向南,一推就完?#20445;?#24555;打,快胜,快回国”等等。
       但是,彭德怀对于敌人的企图,洞若观火:因敌军主力不战而退,只歼敌1.9万余人。“如我军继续前进,后方补给势必延长,在敌人狂轰滥炸破坏下,粮食物?#20351;?#24212;将会更加困难。从各种情况判断,敌人显然是引诱中朝军队继续南进,造成我军后方供应困难,东西海岸两侧暴露,然后利用其海空军的优势,再从我军侧后海岸登陆,对我军采取南北夹击,企图重演仁川港登陆的?#22987;肌?#25105;们联军司令部必须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,绝不能钻进敌人的圈?#20303;!?951年1月7日夜,他顶着各方面压力,?#20808;?#21629;令前线各军自8日起停止追击,占领有利地形,?#38505;笠源?#38450;敌反扑,第三次战役即告结束。
        可是,彭德怀的决定,却?#24576;?#40092;人民军的苏联总顾?#25163;?#30097;。他公开抨击说:“哪有打了胜仗不追击敌人的?哪有这样的司令官呢?”斯大林回电斥责了那个总顾问:“彭德怀是久经考验的?#23500;?#21592;,他?#23500;?#24535;愿军打败了世界上最强大的美军军队。毫无疑义,真理在彭德怀同志这一边,今后要一切听彭的?#23500;印!?br />        1952年7月,彭德怀受命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。他在一次作?#20132;?#35758;上回忆了那次争论:“我打了一辈子仗,从来没有害怕过,可是当志愿军越过‘三八线’一直打到‘三七线’后,?#19968;?#39038;前后左右,确实非常害怕。……我军打到‘三七线’后已向南前进了几百公里,本?#26149;?#26041;的物?#20351;?#24212;线就很难维持,这时敌人更派飞机对我军运输线天天猛烈轰炸,使志愿军的各种物?#30465;?#31918;?#36710;?#33647;的供应十分困难。空中有敌人飞机炸,地面对着美军的坦克和大炮,左、右沿海是美军的舰队,敌人不下船就可以利用舰炮打我军。在这种?#29616;?#24773;况下,志愿军随时有遭厄运的可能。我不能把几十万军队的生命当儿戏,所?#21592;?#39035;坚决地停下来,不能再进,并做好抗击敌人反攻的各种?#24613;浮!?br />         历史证明,彭德怀采用“走为上”是非常正确的。麦克阿瑟诱中朝联军南下未成,即于1月15日开始试探性反攻,1月25日开始大规模反攻。这时,中朝联军?#30740;?#25972;17天,遂投入抗美援朝第四次战役,打退?#35828;?#20154;的大规模进攻,歼敌近8万人,但被迫于3月14日放弃汉城。如果?#32972;?#19968;味向南进攻,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!

友情链接

河南党史网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中央文献研究室 人民网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中国政府网 新华网 中国网 央视网 中国日报网 光明网 共产党员网 中国青年网 国际在线 凤凰网 求是网 国史网 国家档案局 近代中国研究 郑州做网站擎天

党史博览杂志社主办 Copyright ? 2000-2018 中共党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本站所刊登的各?#20013;?#38395;﹑信息?#36879;?#31181;专题专栏资料,党史博览杂志社版权所有 ,未经书面授权禁?#25925;?#29992;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。豫ICP备18012056号
股市行情分析软件 欢乐斗棋牌 多福多财电子游戏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华兴娱乐平台代理 重庆时时彩34567技巧 内蒙古时时历史开奖号码 重庆十分彩开奖号码 江西时时在哪买 爱彩乐11选5手机版下载 广东时时预测器